您现在的位置:六合最快开奖直播记录在线查询网 > 学科站点 > 体育 > 正文内容

西昌山火中的“专业扑火队”:听到着火了还是想往山里跑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4-12 浏览次数:

   4月1日下午,一名地方专业扑火队的队员在连续奋战之后靠着大树休息。

   汪龙华/摄“半专业”的专业扑火队在四川凉山,地方专业扑火队还有很多支。

   凉山州17个县市中,有12个为Ⅰ级火险县,5个为Ⅱ级火险县。

   按照规定,各县市成立的专业扑火队统一食宿,实行集中封闭式军事化管理,做好临战准备,一旦发生火灾,确保能快速出动。

   与森林消防队伍相比,他们普遍年纪偏大,“30多岁都算很年轻了”。 虽然也穿着橘黄色的防火服,但他们没有专业的水泵和管带,灭火工具主要是“老三样”:风力灭火机、“二号工具”(灭火拖把)和“耙子”(上面是钉耙,下面是锄头)。 一份培训安排表显示,宁南县专业扑火队每天7时起床,做30分钟早操,上午下午各训练3个小时,训练内容包括灭火器材、装备的使用,以及理论学习,每15天的轮训周期内还会安排体能考核与越野拉练。

   其他地方的扑火队也有类似的安排。

   “我们主要是进行体能训练,还有设备训练,要复习灭火机、‘二号工具’的使用以及用锄头怎么打隔离带。 ”西昌市太和镇专业扑火队中队长王武英坦承,地方扑火队的专业化程度还不够,“我们其实是半专业扑火队。 ”薪酬保障差异大,年轻人不愿参与从2017年起,西昌市组建了7支共280余人的森林消防专业扑火队,分别驻扎在太和镇、安哈镇等地,开展集中驻训。

   除太和打火队机动外,其他扑火队实行有火打火,无火巡山制度。 今年57岁的王武英1999年加入太和扑火队。 每年11月到次年6月,这支队伍就要全员备勤,根据加入打火队的年限,队员们的工资从2600-3200元不等。 6月底防火季结束,普通队员解散回家没了工资,只有中队长、班长还留在营房值班,每月有1400元工资。 打火21年,王武英感慨这两年地方扑火队逐渐受到重视。 2019年他在队内能拿到2800元,今年工资涨到了3200元。 今年,太和扑火队又加入了十几个新成员,30岁以下的年轻人也有十七八个。

   但每个县市的情况都不一样。 前来支援西昌山火的会理县专业扑火队中队长肖强军就告诉记者,他们的队员每个月只能拿到700元工资,而这还是在去年涨了300元的基础上的标准,并且扑火队的工资要到年底才能统一结算。 “我们的工资待遇在州里算是比较低的。 ”肖强军说,这支扑火队平均年龄40岁以上,30岁以下的很少,近两年也没有新成员加入。

   “现在没有人来,这是我们最担心的。 ”每年防火季,扑火队都承担着灭火、巡山的责任,队员们经常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在山里巡逻。

   每年开会,都有队员向他反馈,希望薪酬待遇能提高一些,或者能得到更多保障,比如购买保险、报销油费。

   但这些愿望大多落空了。

   虽然收入不高,但听说哪里有山火需要扑救和支援,这些做各种营生的扑火队员还是会积极参与。

   3月31日凌晨,会理县扑火队的40多人驰援西昌。 “这次来支援西昌的,都是一个电话就过来了。

   ”肖强军说。

   靠经验堆出来的“扑火队长”扑救山火十几年,肖强军依然热爱这份工作,“听到着火了还是想往山里跑。

   ”因为经验比较丰富,他们对火场的风险也有了更多判断。

   4月1日下午,记者跟随会理县扑火队前往火场,他们准备扑灭火场南线残存的明火。 当时,火线已经蔓延到一个山沟内,并借助风势向两个山头蔓延。 此时已经临近下午6时,山顶风力强劲,肖强军闻到空气中草木灰的味道越来越浓,他赶紧和带队的会理县红旗林业站站长等人商议,让所有队员下撤。

   “培养一名厉害的打火队长对安全扑火、有效扑火非常重要。 ”广东森林防火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王振师表示,在火场一线,现场指挥的扑火队长必须充分了解火场环境、队伍战斗力,还要根据风力、风向、时间等因素现场判断指挥如何扑救更安全,而这些都需要常年的经验积累。 扑救山火时,太和扑火队会根据火场大小,以10人一班为单位进行灭火。 这支70多人的扑火队一共有5台对讲机,供几位中队长相互联络。

   扑火时,在火场外会有现场总指挥通过对讲机指挥各个中队的灭火方向,火场内由中队长指挥具体行动。

   地形地貌和风力风向,是火场指挥的主要依据。 “上山火必须从火尾往山头打,下山火根据地形来打。 ”王武英说,他们在火场内会派人观察风向和地形,尽量从火势较弱的地方突破。

   因为西昌一般从清晨到中午风力较弱,风向平稳,所以他们都在凌晨三四点出发扑火。 西昌山火扑救结束后,这些地方扑火队都陆续回到了自己的驻地。

   看到宁南扑火队的队员们陆续回来,田龙斌对以后的山火扑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:“第一,选好队长,配齐队伍;第二,加强训练,强化管理。 ”但他也坦言,自己并不是最终的决策者。 “我把思路提出来以后,还是靠乡镇政府来做这个事情。

   ”汪龙华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王林见习记者尹海月赵丽梅来源:中国青年报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